难题网

解决难题
造福人类
主页 > 数学 > 著名数学家 > 正文

景光庭

 引用一篇文章部分:

“费马大定理”的证明,湖南人蒋春暄与江苏人景光庭都只用两篇稿纸就做完了,而且 还在《潜科学》杂志上正式发表,“科学共同体”却视若无睹。而怀尔斯用130页纸证到了21 世纪,就立即受到了“科共体”的欢呼,没有人对他的130页纸表示任何异议。明明费马当时是在书页的边空上写出他找到了证明方法,难道费马的真正方法是怀尔斯的130页?这在逻辑与情理上说得通吗?要不就是当年费马吹牛?数学所那么多院士就不能对此做点说明? 
    有许多中国人说不通的事,换成外国人就说得通了。上世纪末,四川的雷元星用科学方法证明“臭氧层”不存在,“科学共同体”以为他在开玩笑,“保护臭氧层”的国际公约照签。 而法国人说“臭氧层”是恐龙屁薰破的,中国科学界无不侧耳倾听。中国庄子的“ 今日适越而昔来”被划归为浪漫文学,而爱因斯坦说“时间可以倒流” 则是理论物理。墨子说不能让尺与夜比长,可“相对论”者说夜(时间)是尺(空)的另一维 度。 

以下景光庭论文:

指出本数学论文一处错误的人,可得十万元奖金

为了繁荣数学科学,我决定:谁能给予严格数学论证并经国际数学联盟评审,确认证明准确无误,我将给准确论证者颁发一百万元人民币的奖金。同时在报刊上公布征解的结果。

我希望普林斯顿大学安德鲁·怀尔斯教授接受我的挑战,否则意味着他对“费马猜想”的证明是错误的。因为我认为费马方程是不可能转化为椭圆曲线的。

鉴于无人否定本文,我再次宣布:用数理推导出本文一个原则错误的第一人,奖励人民币一万元。

 

景光庭

费马猜想之证明

引言:20世纪60年代初,笔者首次接触“费马猜想”。在以后的岁月中,笔者断断续续地研究它。直至1992年,才有机会在《潜科学》上相继发表过三篇论文,这次是最终的证明。

虽然美国数学家怀尔斯因发表论证“费马猜想”的文章,并于1997年荣膺国际上的沃尔夫斯克尔数学大奖,但并没有推开蒙在世界数学家心头上的阴云。笔者曾通过《美国教育交流中心》向怀尔斯寄去了总长仅一页的论文复印件,并明确指出,他在证明中将“费马方程”转化为椭圆曲线,而笔者转化为抛物线,这是不能共存的。何况笔者的转化过程,浅显得连中学生都能读懂,无懈可击,百分之百的正确。怀尔斯巨著难道不是沙滩上的一座摩天大厦?我也向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学者法尔廷斯寄去了论文复印件,亦表述了上述观点,因为他是少数几个通读怀尔斯论文,并唯一肯定和帮助怀尔斯将论文从二百多页化减到一百三十页的学者 。遗憾的是至今未复。

如果怀尔斯不屑回答一个业余数学爱好者提出的疑问,对他就是一个绝妙的讽刺,因为他以毕生精力研究攻克和使他一举成名的“费马猜想”提出者费马是律师,而不是法兰西学院的院士。恰恰相反,数学只是他的业余爱好。他与人交流数学心得,往往是在通信中进行的,并不象今天这样只有在学术界认可的刊物上发表的文章才能被专家认可。如果当年的学术界也对费马这样苛求,那么今天根本不存在什么“费马猜想”这个问题了。

分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