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难题
造福人类
> 经济 > 最新经济资讯 > 正文

中国经济增长与周期国际高峰论坛暨中国城市生活质量指数发布会

      2014年6月28、29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经济实验研究室、《经济研究》杂志社、《经济学动态》杂志社、香港经济导报社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第八届“中国经济增长与周期国际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本届论坛的主题是“经济增速换档与经济发展转型”。国内外众多专家学者参加了这次大会。
    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中国经济实验研究院名誉院长、税务专家郝如玉指出,对于十八届三中全会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破题应该从三个方面着手:第一,人大不要立即收回税收立法的授权;第二,应该制定税收立法的规划,列出税收条例上升为法律的时间表;第三,适当时候改革税收授权,逐步由现在的全部授权向部分授权转型,建立国务院立主法国务院制定实施细则的税收立法模式。针对现在热门的遗产税问题,郝教授认为遗产税是对不动产和动产两类财产的税收,不动产非常容易解决,但是动产就非常难,实际设计中遇到的问题特别大。他特别提出,税收第一是政治,第二是收入问题,第三是对经济、政治、社会的调控越小越好。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论坛主席刘树成教授提出“改革宏观调控方式与把握合理区间中线”。他的研究发现,近三年来中国经济形成“经济增速下滑——微刺激——小幅反弹——再下滑”的一个循环圈,每年上半年经济增速下滑,年中采取微刺激措施,下半年经济增速小幅反弹,下一年的上半年经济增速又继续下滑。如果要摆脱这种循环,避免年年打“下限保卫战”,就要改革宏观调控方式,必须“由守住下限,到把握中线”。刘教授认为,宏观调控要搞“区间论”,而不能只搞守住下限的“一点论”,只守住下限是被动的,与其守住下限,不如把握经济运行合理区间的中线,这样可以使宏观调控上下都有回旋余地。同时,宏观经济调控应该由应急式的项目应对,到中长期的总体应对。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卓元研究员深度解读了十八大、三中全会关于经济体制改革方面的精神。他认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主要适用于经济领域,并不像适用于经济领域那样适用于文化社会等领域。但是,经济领域也有市场失灵的部分,比如市场垄断环节和关系国家安全的部分。当然,经济领域的主体部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应该起决定性作用,目前这方面做的不好,主要是政府配置资源过多,还有就是由于垄断和其他行政干预妨碍了竞争性市场体系的形成健全,没有很好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要解决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过多、对微观经济活动干预过多和审批过多等等问题,就要求政府转型,填补和做好原来缺位和不到位的工作,来实现政府职能的转换,以便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胡乃武就“换挡期的中国经济增长与产业结构调整”问题进行了发言。胡教授指出,经济增速换挡之后,中国仍有可能在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内保持经济年均增长率7%到8%之间。第一产业结构的调整,应按照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要求,进一步增强农业的基础地位,使农产品在数量、品种、质量方面都能够同全国人民小康生活水平的要求相适应,同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要求相适应。第二产业结构调整,要积极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大力振兴装备制造业,及时淘汰过剩或者落后的产能。第三产业结构的调整,总的来说是要根据三次产业研究的规律,积极发展服务业。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曙光教授就“土地房产政策与财税改革”做了讲话。张教授指出,土地房产政策在中国这三十年的发展里面,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但是这个政策又是最糟糕的政策,很多家庭纠纷都因土地房产而起。为此,张教授强烈呼吁,为了保持社会和谐,应当改变现行的土地税收政策,实施税收法定和预算公开。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长江学者杨瑞龙教授提出“改革视角下的中国宏观经济”,杨教授认为,2008年经济刺激计划对中国经济结构带来比较严重的后果,杠杆率居高不下,资源配置效率持续恶化,“信贷-投资驱动模式”的形成不仅没有改善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反而弱化了传统投资扩张的市场基础和需求基础,使中国经济结构深层次的矛盾进一步激化。走出稳增长与调结构两难困境的根本途径还在于继续深化改革,要把短期政策和中长期政策结合起来,结合的点就是改革。
    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系高级研究学者沈坤荣教授作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转换与效率提升”的演讲,他指出,提高效率是下一步改革出红利的根本,国企改革提高效率能够增加改革红利,服务业的改革也是一个大的着眼点,但服务业改革确实又涉及面非常广,其中一个最广的问题就是事业单位改革。现代服务业中很多服务业基本上是事业单位,教育、医疗、传媒一定等等,如果这一块不进行社保改革,很难向企业发展,很难拉动服务业的有效供给与服务也的效率。国企改革也罢,事业单位改革激发服务业效率提升也罢,都是现在重中之重的所谓改革红利的重点。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美国AMM大学教授田国强院长提出,“以深化改革驱动转型发展”。田教授认为,目前政府干预太多,挤压了民营企业的空间,下一步深化改革的任务和目标,其核心要义是更好地发挥政府、市场和社会各就其位又互动互补综合治理作用,并成为国际规则体系制定的参与者和主导者。
    此外,张连成教授代表中国经济实验研究院发布了2014年35个城市生活质量指数,总体来说,生活质量指数趋升,空气质量、食品安全堪忧。张教授指出,在经济增速换挡期,经济调整的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期叠加”阶段,35个城市生活质量主观满意度指数和客观社会经济数据指数仍然处在满意度区间,并且稳中有升,说明中央惠民生的系列政策取得了成效。但是,张教授也提到,不断提高的生活成本,逐渐加快的生活节奏、令人忧心的空气质量、普遍担心的食品安全状况、地区间存在的较大生活质量差距,以及少数城市安全状况满意度指数的下降,是当前面临的不容忽视的严峻挑战。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张小溪)

 

分享: